中国企业家联盟协会-CEAA官网    今天是: 加入收藏  |  繁体中文  |  联系我们        
数字税对我国互联网企业的影响及对策
   新闻来源:未知   
数字技术和数字经济的飞速发展与广泛运用,催生了新的经济业态和商业模式,既为消费者带来很大便利、为互联网企业带来巨额利润,也为世界经济发展注入强劲动力,同时也给税收规则与税收管控模式带来挑战。
    
一、数字税问题的缘起
     在数字经济时代,因为“物理存在”和利润实现分离,在获取东道国客户资源的同时却不会为其带来相应的税收收入,跨国互联网企业更容易产生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从而破坏了传统的以实体经济为中心的“收入来源地税收管辖权”税制。为了创新国际税收利益分配规则,实现国际税收公平,解决价值创造地和利润征税地“错配”的问题,世界各国开始征收数字税(或数字服务税),主要针对数字服务(搜索引擎、社交媒体、即时通讯等)的收入征税。 
     据欧盟委员会的统计数据显示,欧盟传统行业的实际税率达23.3%,而大型科技企业的平均税率只有9.5%,远低于传统行业税率。因此在2018年3月,为解决数字经济时代的财政扭曲、税务公平、经济治理等问题,欧盟即已提出开征数字税的方案,方案中对征税范围和应税所得、纳税人、征税地点等概念做了重新界定,使其符合价值分配原则,但其内部成员国并未协商达成一致,一些国家公开反对,一些持观望态度,另一些开始推出数字税政策。自2019年7月至2020年4月,法国、意大利和英国相继以全球数字业务应税收入和来源于该国的应税收入设立标准和税率对大型互联网企业开征数字税,在国际上引起轩然大波。美国对此反应激烈,宣布拟对相关国家进口商品征收高额关税,作为对此项税收的报复措施。
     由此可见,一方面,互联网巨头通过把利润转移到低税率国家,暴露出现有国际税收制度确实存在漏洞;另一方面,缺乏协调的单边措施,会导致国际税收秩序混乱,加剧贸易紧张关系。因此,针对税收的“常设机构”原则、“数字主权”维护和反税收歧视等一系列改革刻不容缓;对于我国互联网企业有何影响及如何积极应对,也是迫在眉睫的问题。
    
二、数字税对我国互联网企业的影响
     通过分析有关国家已出台的数字税政策,发现其主要针对具有一定规模和社会影响力的大型跨境互联网企业,这些政策对我国走出国门的互联网企业产生了较大影响。
1. 数字业务和纳税义务的合规管理
     中国、日本、德国等国家于2016年6月签署了《实施税收协定相关措施以防止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BEPS)的多边公约》后,部分国家开始推出应对数字产品和服务的有关BEPS的单边措施。目前相关国家推出的数字税政策对于纳税主体和客体、纳税地点、征税业务范围、利润归属等内容做了更符合数字经济商业模式的定义,对于我国境外投资的互联网企业来说,这些新的纳税规则框定了这些企业在所在国的业务线、商业模式和收入来源。我国互联网企业在走出国门开拓市场时,必然会遭遇严格的国际逃避税监管,如果不能未雨绸缪、重视合规经营,可能带来较严重的声誉后果。
2. 市场重新定义与战略的区域转移
     数字税近年来成为欧洲税改的热点,这是因为在欧洲的互联网市场中,中美等国的互联网企业占据较大份额,其出台数字税的初衷一是打压国外的互联网巨头,防止其垄断数字市场,支持本土互联网企业发展;二是欧洲各国财力短缺的现实促使其寻求新的税源,以减轻财政窘境。征收数字税增加了企业成本,如果企业提高产品、服务价格的话,会影响市场竞争力;但如果不提高的话,只能采取降低研发投入等举措,从而影响技术创新。中国不仅是数字经济大国,也是跨境电商贸易与劳务大国,非对称的税制迫使我国互联网企业在市场开拓方面保持警惕并在区域间做出合理的战略安排。
3. 数字价值产生和利润实现的背离
     在数字信息资源共享下,数字价值的产生地和利润实现地经常发生背离。数字产品的消费者在购买和使用数字服务时,成为数字的价值实现终端。但他们同时也为互联网企业提供了数据资源,这些数据资源经过加工,生产出的数字产品和服务可以创造更多的价值。从这个角度看,数字税强调了消费者的利润实现功能,并强调消费者数据在价值创造中的贡献,通过市场的资源配置促使数据共享和流通,其推出具有理论依据。我国拥有巨大的数字产品市场,在跨国数字服务的利润来源地尚难被明确界定的当前,数字税的开征直接影响到我国互联网企业在全球利润分配中的合理份额。
4. 税收责任的履行与纳税管理风险
     包括税收责任在内的社会责任履行能够使跨境互联网企业树立良好的品牌形象,向市场传递经营良好、具有广阔发展前景的信号,从而更加得到消费者和投资者的认可。目前各国出台的数字税政策并不统一,各国或各经济体都是站在自身利益的角度来设计税收条款,而且他们之间还存有较大争议,这些争议除了经济目的外,甚至有些带有其他非经济色彩。数字经济的发展倒逼各国加快升级传统的税收规则、不断调整税收政策,这使互联网企业在跨境交易中面临的纳税风险加剧。在新的国际税收规则体系尚未统一的情况下,不同国家根据自身情况对数字经济设立不同的税收门槛、税率和征收范围,使我国互联网企业易受税收秩序混乱和税收政策变化带来的冲击,从而加大了纳税管理风险。
    
三、数字税下我国互联网企业的应对策略
     面对复杂的国际税收环境,我国互联网企业应该对数字经济税收变革提前做好准备,密切关注机构所在地相关政策变动,提高企业纳税管理能力。
1. 积极参与数字税税制改革前期研究
     互联网企业拥有广泛的社会资源,在获取利润的同时也利用自身资源回报社会,在纳税方面承担其该有的社会责任,也为税款征纳提供新的技术和管理方式,能够快速获得社会各界认可。中国应从构建公平合理国际税收新秩序的高度,对数字税的理论和实务问题进行深入研究。我国应结合数字经济对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考量各国数字税的现有研究成果和推进进程,思考我国同其他国家数字税征收的基础差异,做好数字税税制改革的研究。互联网企业应在政府及相关部门的协调下,积极参与协商国际税制改革,为我国在未来数字经济环境中塑造新的税收规则和税收秩序发出行业声音。
2. 做国际税收治理和征管合作的有力支撑
     数字税涉及的大多是跨境互联网企业,政府之间的协商合作必不可少。政府之间应共同治理数字经济发展带来的国际税收问题,建设“新型国际税收制度”,反对恶性国际税收竞争,共同维护公平的国际税收环境。我国政府应加强国际税收协调,消除因一国税收政策的溢出效应导致的国际税收冲突,化解国际化面临的税制壁垒。跨国互联网企业应积极参与“母国-企业-东道国”三方直接磋商机制,通过高效的国际税收治理和征管合作机制,解决国际税收歧视和国际税收争议问题。
3. 国际市场开拓选择与提高国际竞争力
     在市场开拓上,我国互联网企业应审慎选择市场,避免受到国际税收恶性竞争影响而被不合理强制征税。在产业发展上,我国互联网企业应充分享受税收优惠政策,与上下游行业或互补行业等利益相关方采取“联合限价”等方式应对数字经济变革,“轻装”走向国际市场。在技术发展上,我国互联网企业应抓住时代机遇,不断革新技术,掌握数字领域核心技术,降低企业相对成本,增强国际竞争力。在权益维护上,由于企业在境外所处的政治、经济、社会环境更加复杂,企业应与政府建立协同应对体系,维护税收利益。
4. 提升纳税管理能力和控制纳税风险
     2018年11月,财政部《2018年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公告》显示,我国互联网行业近年来增长迅速,但部分互联网企业存在跨境转移利润、逃避缴纳税款等问题。企业应合规运营、依法诚信纳税,承担应有的社会义务,但是目前数字税征收规则重新分配了征税权并对税基侵蚀支出征税,加大了纳税遵从难度。由于各国征税政策不统一且不断调整,我国互联网企业应针对不同政策,把握纳税重点、难点,及时做好风险预案,提升纳税管理能力,避免不合理征税和重复纳税等损失。由于不同国家之间存在税制差异,企业应积极应对国际竞争和国际税收环境,准确解读和把握有关政策,密切关注各国税务举措,控制纳税及纳税筹划风险。
    
四、结语
     数字经济在产业融合中具有不可辨识性,因此,在坚持税收中性原则下,为数字经济发展营造公平、稳定的国内税制环境,充分发挥税收对经济增长的作用,进一步助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我国数字经济潜在市场巨大,未来会是数字经济的生产大国和消费大国,因此,应对复杂多变的国际环境,应识别这些影响和挑战,在构建国际税收新秩序方面做好前期研究,探讨数字经济的利润来源及在不同国家之间的税权划分;同时深化对商业模式、价值创造、数据和用户的理解,构建税企合作机制,提高纳税管理能力,多层面控制纳税风险,才能更好地促进数字产业的可持续发展。■

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对外投资企业社会责任跨境协同治理研究”(编号:19BGL019)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主要参考文献
[1] 卢艺.数字服务税:理论、政策与分析.税务研究,2019(6).
[2] 岳云嵩,齐彬露.欧盟数字税推进现状及对我国的启示.税务与经济,2019(4).
[3] 管彤彤.数字服务税:政策源起、理论争议与实践差异.国际税收,2019(11).
[4] 王灏晨.欧盟推动对数字经济征税及对我国的影响.宏观经济管理,2018(7).
作者单位 重庆工商大学会计学院
栏目主编 程丹丹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中国企业家联盟协会   2006-2021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35号   备案号:京ICP备:05004627号   代理合作:冯老师 QQ1373882798